法律在线栏目组

首页 民生播报 网站公开信 >

致陕州区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2022-4-4 15: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 评论: 0

摘要: 反映材料尊敬的纪检、政法委、人大、信访负责人:您们好!我叫李占巧,女,现年67岁,家住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宫前乡瓦窑沟村宝东组2号,身份证号:411222195504037528,联系电话:18739810786。今天我将我和被告曹 ...

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人民法院

国家司法救助决定书

(2021)豫1203司救执4号

救助申请人:李占巧,女,1955年4月3日出生,汉族,住

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观音堂镇下潮村下潮组45号,公民身份号码411222195504037528.

李占巧以其在离婚纠纷一案执行过程中面临生活急迫困难

为由,于2021年12月10日向本院提出国家司法救助申请,本院于2021年12月15日立案后,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救助申请人李占巧称:其与曹帮勤离婚纠纷一案,经本院审理判决曹帮勤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其拆迁人口安置补偿款69972元。判决生效后,曹帮勤未履行义务,李占巧向本院申请执行。本院经执行,仅执行回8000余元,因未发现曹帮勤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案件已终本。李占巧年近七十,体弱多病,生活特别困难,故请求本院给予司法救助3万元。

经审查查明,救助申请人李占巧与曹帮勤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12月22日作出(2020)豫1203民初258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李占巧与曹帮勤的婚姻关系,曹帮勤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李占巧拆迁人口安置补偿款 69972 元。判决生效后,曹帮勤未在期限履行义务,李占巧向本院申请了强制执行,经强制执行,仅执行回8000余元,因未发现曹帮勤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案件已终本

别查明,教助申请人学占巧国不满执行效果曾向三门峡市中的人民法院,河南省荡领人民注能信访反映带理能疑,执行不力

能给予司法救助,其不再信访。

本既认为,被执行人曹布彩观无财产可供执行,救助申请人占巧智不能通过执行实现其权造,其体弱多丽,离婚后生活无着落,已捡破烂为生,生活确实困难,且其书面承诺愿意接受司法救助后愿诉罢访,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规定的司法救助情形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第十二条和《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案件办理程序规定(试行)》第十五条的规定,决定如下:

给予救助申请人李占巧司法救助金30000元。

本决定为发生法律效力的决定。

三门峡市陕州区人民法院

二〇二二年二月十日



反映材料

尊敬的纪检、政法委、人大、信访负责人:

您们好!

我叫李占巧,女,现年67岁,家住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宫前乡瓦窑沟村宝东组2号,身份证号:411222195504037528,联系电话:18739810786

今天我将我和被告曹帮勤在一起生活时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陕州区法院在审理我和曹帮勤离婚一案时,该法院法官不作为,导致观音堂镇下潮村下潮村村委打到他账户上的23万元搬迁人口补助费转移给其女儿,五头耕牛卖掉,最终使我打赢了官司,却没有财物执行,给我造成了二次伤害的经过如实反映给你们。

     20163月份,我因患骨质增生到三门峡市武强医院治疗。住院20多天,花医疗费4000多元,曹帮勤没给过一分钱,住院花的这些钱,都是我平时在家摘酸枣、挖中药卖的钱攒下的。在住院期间曹帮勤没有来看过我一眼。我病愈出院回家后,发现家里的牛少了两头,我就问曹帮勤那两头牛到哪里去了,曹帮勤说他把牛卖了,我听后非常生气,就数落曹帮勤说:我在医院看病你不来陪护我,在家里偷着卖牛,我看你是操二心了。这句话惹怒了曹帮勤,他和我大吵了起来,因此我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我一气之下喝了农药,曹帮勤还是不管不问。末了,是我女婿将我送往观音堂卫生院抢救,病愈出院回到家,我越想越气,我于20165月份向陕州区人民法院起诉和曹帮勤离婚,在观音堂法庭我将我们家一辆三轮车、一台打草机、一台电视机、一台洗衣机、五头牛和2005年我到他家栽的130多棵速生杨(现已长大成材)的共同财产如实给法庭做了陈述,三门峡市陕州区法院驳回了我离婚的诉讼请求。我委屈求全和曹帮勤继续生活,2017年我胃痛到三门峡市陕县人民医院就医,经检查我得了胃息肉,曹帮勤只带了500元,连检查费都不够,他说回去取钱,回去后再也没有来过医院。看病的钱都是我借的,做手术后不久,我就被女儿接到她家疗养。2018年相继做了第二次手术、第三次手术,第三次手术我打曹帮勤电话,他连电话都不接了。俗话说:石头三年也能暖热。我到曹帮勤家16年之久,从这些大是大非面前不难看出曹帮勤的心比蛇蝎还毒。我每次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不尽夫妻义务,这次让我对他彻底失望了。我于201711月份第二次向陕州区人民法院起诉和曹帮勤离婚,法院一直不予立案。时至2020年元月,疫情爆发,我打电话询问,法院回答说:疫情期间不能办理。5月份疫情有所好转,我接到观音堂法庭的通知,让我去法庭了解情况。到法庭后,法官首先让我把2016年我起诉离婚,法院给我的法律文书交给法官。我不明白此次起诉离婚与上次的法律文书有何关系,非要收回。无非是上次起诉离婚,法院给我的法律文书里面记录有我们共同认可的共同财产。在法庭,法官说:你写的诉状要求平分共同财产五头牛,评估费用高,你交不起评估费,你把搬迁人口补偿款拿来放到这儿,我再给你判,给你分。这次我到法庭回到家,数月之后,观音堂法庭再次通知我去法庭。此时,曹帮勤已经把村里打到他账户上的搬迁人口补偿款23万元于2020923日取走,离婚判决书是20201222日判的。我不懂法,在判决书没有下来前,我的代理人让我交了1200元财产保全费,钱交了后,20201221日下的冻结曹帮勤在金融机构的存款69972元裁定书。当时,我申请执行时,要求法院执行曹帮勤的五头牛。曹帮勤为了逃避执行,将五头牛赶到宫前乡三道园,让其表哥放养,最后将牛卖给了沈帮财一头,沈财旺一头,法官的做法有意或无意帮了被告一个大忙,对我申请执行造成了困难。法院第二次执行,让我去找人,最终我在观音堂镇韩洼村北坡组,其外甥家找到了曹帮勤在放养下余的三头牛,我把这个信息告知法院执行法官后,执行法官到了韩洼村,我再次要求他们将牛执行给我,法官说把人拘留了,让他女儿给钱。曹帮勤被拘留一个月,其外甥又把剩余的三头牛给卖掉了,最终法院只给我执行回来了9000多元,还要扣除我2000多元的执行费。我一气之下,坚决不领该款。细细想想,我这个案子,从头到尾,不知什么原因,法院的立场都站在被告一方,被告得16万元,不承担诉讼费。我作为一个妇女,是弱势群体,法院竟让我承担诉讼费、执行费。在审理该案时,法官问我们在结婚前有没有债权债务,当时曹帮勤和我都说没有,判决书里有记载,到现在说曹帮勤的钱还债了,其行为纯属财产转移,明眼人一看便知,法官在为其开脱,属不作为行为。

    现我在无奈的情况下,只有求助上级领导对法官不作为、乱作为的行为给予严肃处理,帮我讨回我应得的搬迁人口补助费69972元,责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和执行费,还我一个公道为盼。

 

                                          反映人:李占巧

                                       2021810

微信扫一扫,阅读更方便^_^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法律在线|万人助万企组委会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0 Comsenz Inc. ( 豫ICP备2020029079号 )

地址:郑州市中原区桐柏路博雅西城一号楼五楼29室, 电话:0371-63337189,email:news110.cn@QQ.com

返回顶部